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试用 >

舞台剧《月亮和六便士》九月首演美琪大戏院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0-23 点击数:

  “每个人都只看到脚下的六便士,只有他抬头看到了月亮。”1919年,毛姆完成了他的长篇小说《月亮和六便士》。近百年来,这部小说一直被认为是文艺青年的圣经,书中主人公斯特里克兰德决绝地抛弃富足的现实生活,而在追寻理想的路上受尽折磨的故事,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为理想打拼。而小说原型“后印象派”画家高更的人生故事,更因为这本书而被人们口耳相传变成了传奇。

  9月21日至25日,根据毛姆小说改编的舞台剧《月亮和六便士》将在上海美琪大戏院首演。日前,该剧出品方大景文化举办新闻发布会,制作人苏莉茗、香港导演邓伟杰、编剧李然,以及其他主演主创齐聚现场,与大家分享关于这部作品台前幕后的点点滴滴。导演邓伟杰表示:“排演《月亮和六便士》,是一次与毛姆的剧场约会,也是一次和理想的灵魂对话。”

  生活可以有很多妥协,而理想永远不行。近几年来,中国出版业刮起了一阵“毛姆旋风”。冯唐也说过:“英国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期的长篇小说,特别是毛姆和斯蒂文森的,珠玉文字,绅士情怀。”在毛姆的作品中,最早进入中国,也最广为人知的就是《月亮和六便士》。今年,是毛姆作品进入公共版权的第一年,除了上海译文出版社再版了翻译家傅惟慈先生的译本之外,相继有五、六个出版社推出了《月亮和六便士》的新译本。

  《月亮和六便士》以高更的经历为素材,描述了20世纪初,原本在伦敦从事股票经纪的“金领”思特里克兰德,突然在年届不惑时抛妻弃子,放弃了优裕美满的生活,流浪他乡,开始从事绘画创作;从伦敦,到巴黎,再到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,主人公背弃了所有世俗的伦理和观念,忍受着穷困潦倒、疾病缠身,义无反顾地追求着艺术的真谛。他的执着,他的牺牲,他的狂热与冷漠,谱就了一曲跌宕起伏的人性之歌。

  与毛姆同时代的大作家伍尔芙曾说:“读《月亮与六便士》就像一头撞在了高耸的冰山上,令平庸的日常生活彻底解体!”这句话触动了本剧的制作人苏莉茗,她说:“一百年前的欧洲,其实和现在的中国很像,都市文明高度发达,人们好像生活在富足的社会里。但是总有那么一个人会用行动告诉你,生活可以有很多妥协,而理想永远不行。那么,你的理想,你还记得吗?”毛姆也是编剧,但月亮和六便士太难改。

  毛姆小说的“去剧场化”,不仅给李然的剧本改编带来了困难,对导演邓伟杰的舞台呈现也发起了挑战。作为香港资深戏剧人,二十多年来邓伟杰一直坚守在舞台上,导演并参演的剧目近二十部。对于他来说,如何将一个缺乏戏剧性的文本,更有趣地呈现在舞台上,成为他最重要的课题。

  从原著到剧本,都有很多讲述和独白,邓伟杰希望用表演、舞美和音乐让这一切活起来。他将伦敦设置成一个个框架,伴着华尔兹舞曲,显得工整、高雅,希望展现出斯特里克兰德在这里受到巨大的束缚。而花都巴黎则是浪漫而随性的,斯特里克兰德跟随着内心的激荡疯狂地创作。直到去了塔希提岛,舞台回归一片空旷,而斯特里克兰德却由初始的奔放复归内心的平静。邓伟杰营造出不同的氛围,为斯特里克兰德的寻梦之旅设计最贴合的舞台呈现。

  邓伟杰笑称这其实也是一场“月亮和六便士”式的旅程。在影视剧市场和技术大爆发的当下,他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团队愿意站在舞台上,和观众们一起经历一场理想的灵魂对话。毛姆不会想到,在他逝世五十年之后,有一群东方的年轻人,正在把他的思考传达给更多的人。邓伟杰说:“我们希望,走进剧场的观众,可以在月亮中看见理想的光芒。尽管现在谁也不知道,毛姆也不知道,月亮究竟是如何出现在舞台上的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香港六会彩图库